大宝国医论坛
大宝国医论坛

中医学习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size=24]放射性肠炎的中医药治疗研究进展[/size]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吴英丽1 2 陈海乾1 2 指导:徐力1 2
(1.马来西亚中医肿瘤研究组;2.南京中医药大学,江苏南京,210029)
摘要放射性肠炎(Radiation Enteritis, RE)是常见的放射性损伤,发生率为5%~17%。中医并无放射性肠
炎相关记载。根据临床症候表现,可认为放射性肠炎归属中医“泄泻”“痢疾”“肠癖”等范畴。目前中医对放
射性肠炎的研究较少,本文就放射性肠炎的中医病因病机、治则治法、辨证论治、单方验方、针灸治疗及
中药外治等方面的最新的研究进展予以述评。
关键词 放射性肠炎;中医治疗
Advances in radiation enteritis research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WU YING LI TAN HAICHYAN TUTOR: XU LI
Abstract Radiation enteritis(RE) is a common radiation injury, the morbidity is 5% ~17 %.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TCM) doesn’t have the record related with RE. According to the Clinical manifestation of RE , RE can
be concluded in“XIE XIE”, “LI JI”, “CHANG PI”. The research about RE in TCM is less currently. This article
summarizes the latest researches of RE in TCM’s Etiology and Pathogenesis, therapeutic principle and method,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and treatment, unilaterally prescription, acupuncture, and external treatment with TCM.
Key word Radiation Enteritis;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放射性肠炎(Radiation Enteritis, RE)是指腹腔、盆腔和腹膜后肿瘤,尤其是前列腺肿瘤及妇科肿瘤经
过放射治疗后,常见的放射性损伤,肠道任何阶段皆可发生,发生率为5%~17%[1]。经过放射治疗后,腹
盆腔恶性肿瘤可发生肠黏膜损伤、肠道菌群紊乱、肠道通透性增加等,继而出现RE。RE 的发生与放射范
围、部位、放疗剂量、放疗间隔时间、分割剂量密切相关,主要为放射线作用于肠道后引起肠道免疫屏障、
化学屏障、机械屏障及生物屏障功能受损[2]。
常发生在小肠、结肠及直肠,其中放射线对小肠最为敏感[3]。临床表现主要为大便次数增多、腹痛、
腹泻、黏液脓血,甚至血便,可分为急性、亚急性、慢性病变3 个阶段。
1.病因病机
传统中医并无RE 的相关记载,根据RE 的临床症候表现,可认为RE 属“泄泻”“痢疾”“肠癖”等范畴。
病因主要为放射线因素,其他相关因素包括外感因素、情志失调、饮食内伤、禀赋不足、术后体虚等。本
虚标实,虚实夹杂为RE 的总病机。病位在肠,与肝、脾、肾密切相关。肿瘤以本虚为本,痰瘀癌毒互结
为标,患者经治疗后,正气亏虚加重,加之放射线为火热邪毒,故脾气亏虚,水湿内蕴,痰瘀互结,肠络
灼伤,湿热毒邪聚集,痰凝血瘀,湿热下注,腐肉败血,暴泻而致津液丢失,津气耗伤[4-6]。急性RE 以脾
虚为本,湿热为标,虚实夹杂;病久迁延,转为慢性RE,以肾虚为主[7]。
2.治则治法
RE 为正虚邪盛,虚实夹杂,主要病机为脾气亏虚,湿热痰瘀癌毒互结,治疗上主要为健脾化湿,清
热解毒化瘀,恢复肠腑功能。用药上需注意正邪之间的比例,早期以攻为主,中期攻补兼施,晚期以补为
主。临床上常用治法有健脾除湿、清热解毒、利湿凉血、养血祛邪、脾肾双补等,已经取得较为肯定的疗
效[8-9]。
3.辨证论治
RE 证型可参照“泄泻”“痢疾”等分类,基本上可分为湿热下注证,常用方剂为葛根芩连汤,常用中药有
葛根、黄芩、黄连、黄柏、秦皮、白头翁、石榴皮、地榆、槐花、赤芍、大黄、败酱草等;肝气郁结证,
常用方剂为痛泻要方,常用中药包括陈皮、半夏、白芍、防风、白术、柴胡、郁金、木香、砂仁、佛手、
绿萼梅、香橼皮等;脾气亏虚证,常用方剂为参苓白术散,常用中药有党参、白术、茯苓、白扁豆、薏苡
仁、淮山药、炙甘草、桔梗、砂仁、木香等;脾肾阳虚证,常用方剂为四神丸,常用中药包括补骨脂、吴
茱萸、肉豆蔻、五味子、芡实、诃子、石榴皮、党参、白术、茯苓、淮山药等。
刘建华教授[10]认为热毒蕴结、脾胃受损是RE的主要病机,立法当拟健脾益气、清热解毒为主要的治疗
原则。临床中发现RE多以脾胃虚弱、正气不足、热毒蕴结之证为主,故当从脾、从热论治,攻补兼施,虚
第九届世界中医药大会
The 9th World Congress of Chinese Medicine
•401•
学 科 综 述
Summaries of Subjects
实兼顾,攻邪而不伤正,扶正而不助邪。以参苓白术散为主方加减,常用中药有党参、黄芪、薏苡仁、茯
苓、白术、木香、砂仁、山药、黄连、甘草、扁豆、败酱草、白花蛇舌草、野麻草等;RE日久迁延不愈,
可病久及肾,出现命门火衰、脾肾同病。肾阳的不足亦会加重脾阳的虚衰,两者可相互为病,症候表现危
重险恶,预后较差。症状上多见五更泄泻、久泄不止、腰酸怕冷等,此时当拟温补脾肾、引火归元、涩肠
止泻,防止衍变为亡阴亡阳之证,常用中药可选吴茱萸、肉桂、补骨脂、芡实、赤石脂、罂粟壳、肉豆蔻
等。另外,久泄不止、以肛门作坠感为甚、舌淡脉沉者,实属中气下陷、固摄无权,治当补中益气、升阳
固摄,方选补中益气汤加减,加大黄芪用量。
4.单方验方
苏德庆等[11]将96例确诊RE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治疗组主方用白秦汤加减治疗,白秦汤基本
方:白头翁15g,秦皮10g,槐花10g,木香10g,延胡索10g,黄连10g,黄柏10g,甘草6g,对照组仅用黄
连素片+腹可安片治疗。结果为治疗组显效32例(67%),有效12例(25%),无效4例(8%),总有效率高
达92%;对照组显效10例(21%),有效23例(48%),无效15例(31%),总有效率为69%,2组比较有统计
学意义。胡岳然[12]等将56例妇科肿瘤患者随机分为中药组30例及空白对照组26例,中药组用参苓白术散加
减,在放射治疗全程中防治RE,结果显示,无论在减少近期放射反应还是远期( 随访1年) 放射性肠炎的
发生率方面,治疗组均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且未见因服用中药而引起的不良反应。
5.针灸治疗
季瑞等[13]通过对54例远期RE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30例及对照组24例,治疗组采用针灸+药物保留灌肠
治疗,针灸治疗主要取穴为关元、天枢、上巨虚、足三里、胃俞、脾俞;对照组采用药物保留灌肠治疗,
研究结果显示治疗组总有效率达96.7%,对照组总有效率为87.5%,2组差异比较有统计学意义(P<0.05),
说明针灸配合药物保留灌肠治疗疗效更佳。
6.中药外治
中药灌肠治疗是RE的常用治法,主要通过直肠吸收药物,直接作用于肠黏膜局部,使药效直达病所,
并且患处局部药物浓度高,起效快,有利于最大疗效的发挥,降低不良反应的发生,迅速缓解或消除症状。
灌肠治疗常用中药一般以清热解毒药及活血止血药为主,主要药物有: 黄连、黄柏、大黄、芒硝、地榆、
槐花、秦皮、葛根、白及、赤芍、当归、炮姜炭、三七、鸡血藤等。
李宗宪等[14]将80例RE患者分别分为治疗组(采用口服香连丸,配合葛根芩连汤加味保留灌肠)40例及
对照组(应用思密达,同时给予抗生素加激素治疗)40例。研究结果显示,治疗组治愈好转率高达100%,
对照组治愈好转率则为73.3%,治疗组RE治愈好转率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治疗组的预防及治疗效
果亦优于对照组,说明葛根芩连汤加味结合保留灌肠对治疗RE有明显疗效。童克家[15]采用二七汤灌肠治疗
急性RE患者36例,二七汤基本组方:朱砂七、蜈蚣七、秦皮、黄柏、大黄,药物总量为85g。治愈24例,
好转8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高达88.89%。治愈24例中,1个疗程治愈18例,2个疗程6例。
7.结语
中医中药在RE 治疗中有独特的优势,治疗费用相对低廉,毒副作用小,复发率低,对患者机体伤害
较少,有助恢复患者肠道,甚或提高全身生理功能,但仍面对一些问题:1)对于RE 的中医发病机理,至
今仍众说纷纭,处于个人经验阶段,缺乏统一性,致使证型混乱,治法不一,故应对RE 的中医发病机理
做系统的研究,加强基础理论研究工作,结合西医的发病机制,制定标准证型,以更有效地指导临床,便
于临床科研实验。2)在药物研究上,缺乏针对性的研究,临床上许多有效单药及复方的药理作用仍未被
阐明,应对治疗RE 有效的单药、复方及验方进行针对性的药理研究。3)综合应用中医各种治疗手段治疗
RE,如针灸、坐浴、熏洗、中药外敷、中药灌肠等。4)应结合西医治疗手段,发挥中医中药在RE 治疗
的独特优势,加强中西医之间的联系,更有效地提高RE 的临床疗效,减少复发率。5)改善患者的临床症
状,结合心理建设,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是不可忽视的重要环节。6)对接受放射治疗却未出现RE 症状
的患者使用中医药干预治疗,体现中医“未病先防,既病防变”的思想,截断病情的发展,预防RE 的发生。
参考文献
[1] 董凯, 毕伟. 放射性肠炎并发肠梗阻的外科治疗[J]. 中国临床实用医学, 2008, 2(11):35-36.
[2] 李荣富, 孙涛. 放射性肠炎发生机制的研究进展[J]. 医学综述, 2011, 17(2): 257-259.
[3] Abbsoglu SD, Erbil Y, Eren T, et al. The effect of heme oxygenase-I induction by octreotide on radiation enteritis[J]. Peptides, 2006, 27(6): 1570-1576.
[4] 张代钊. 中西医结合治疗放化疗毒副反应[M]. 北京: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 2002: 8.
[5] 殷蔚伯, 谷铣之. 肿瘤放射治疗学[M]. 北京: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 2002: 8.
[6] 张华, 李亚琴. 放射性肠炎的病机与治疗探讨[J]. 陕西中医, 2007, 27(1): 82-83.
[7] 黄洁夫. 腹部外科学[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5: 954-957.
第九届世界中医药大会
The 9th World Congress of Chinese Medicine
•40 2•
学 科 综 述
Summaries of Subjects
[8] 潘国宗, 曹世植. 现代胃肠病学[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1994: 1241.
[9] 王强. 胃肠外科学[M]. 北京: 人民军医出版社, 2001: 374.
[10] 张再重, 王瑜, 刘建华, 等. 刘建华教授诊治放射性肠炎经验[J].中华中医药学刊, 2008, 36(7): 1503-1504.
[11] 苏德庆, 温尊北, 张坤强.白秦汤加减治疗放射性肠炎研究[J].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2006, 15(7): 899.
[12] 胡岳然, 吴超权, 陈楚平, 等. 加减参苓白术散防治放射性肠炎30 例[J] .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4, 24( 11): 1055.
[13] 季瑞, 陈曾燕. 针灸联合药物保留灌肠治疗宫颈癌远期放射性肠炎的效果观察[J]. 2008, 22(6): 711-712.
[14] 李宗宪,刘秀萍,刘昌海, 等. 香连丸和葛根芩连汤加味防治放射性直肠炎40 例[J]. 山东中医杂志,2007, 26(6):378-380.
[15] 童克家. “二七汤”灌肠治疗急性放射性肠炎36 例临床观察[J]. 江苏中医药, 2010, 42(11): 9.

查阅用户资料 http://dabaoguoyi.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